图文推荐
上海的玻璃幕墙如何破解维保困境?
2019-07-24 10:17作者: 来源:新闻晨报 1804
玻璃幕墙

7月中旬,上海的气温逐步升高,台风也慢慢逼近。与高温大风同步逼近申城的,还有玻璃幕墙逐步增加的风险。根据以往经验,再加上相关专家的意见,都告诉大家,高温和大风是最容易诱发玻璃幕墙事故的因素。
 
自从1985年上海第一栋玻璃幕墙——联谊大厦落成以来,申城便大规模地开始使用玻璃幕墙技术,玻璃幕墙建筑越来越多,越来越高……
 
然而,玻璃幕墙的事故也越来越多发,轻度的是屡见不鲜的自爆事故,严重的甚至砸坏车、砸伤人、致人死亡。对于玻璃幕墙的质疑和讨论也日渐繁多。
 
从7月开始,记者走访了上海多栋玻璃幕墙建筑,有曾经发生过事故的单位,也有新建成的单位,有商用楼,也有居民楼,通过调查走访,记者发现,目前“玻璃幕墙之危”最为严重的问题在于:由于玻璃幕墙的维保专业,普通市民无法自行判断隐患,而谈及维保问题,物业公司又三缄其口,讳莫如深,并且不公开相应数据。

困境1

缺乏玻璃幕墙安全意识
 
在肇家浜路,金兰花苑和华泰大厦两栋建筑隔着马路对向而立,华泰大厦是一栋商务楼,2001年建成,多为公司租用办公,金兰花苑则是居民楼,1996年建成,两栋大厦都采用了玻璃幕墙技术,在一般的水泥外墙中嵌置了玻璃幕墙。
 
记者了解到,玻璃幕墙所用胶的保质期在10年左右,而玻璃幕墙的设计年限多为25年,这两栋大厦玻璃幕墙的“岁数”都在超过年限的边缘徘徊了,为安全隐患颇高的建筑。那么,生活工作在这两栋大厦里的人员,是否存在针对玻璃幕墙的安全意识呢?7月11日,记者走访下来,发现这样的人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在华泰大厦的顶楼,记者留意到,这里正在进行装修施工,但是装修人员并无一人在场,只能看到满地装修材料。观察这里的玻璃幕墙,记者发现,玻璃上有多处划痕,在衔接玻璃和墙面的位置,一块木板翘起,玻璃框架和墙面没有衔接,发生分离,玻璃的框架也有大量的锈迹,胶体也出现有龟裂,看起来十分危险。
 
记者逐层向楼下的租户进行采访调查,对于顶楼的玻璃幕墙状态,所有的受访人皆表示并未留意,而对于自己楼层玻璃的状况,大家也都表示并无特意关注。“这个应该是物业来管吧,我们平时都没注意这个问题,我们这里不会出问题吧。”一名住户告诉记者,自己从未注意到相关的事项,也没有看到物业对此方面进行相关的维护,作为住户,也没有意识主动要求物业对此进行维保。“如果说玻璃碎了我们会叫物业过来修,但提前做维保是没这个意识的。”
 
在金兰花苑采访过程中,记者同样发现,居民并无此方面安全意识。

困境2

无法判断玻璃幕墙状态
 
陆家嘴是上海玻璃幕墙建筑最为密集的地区,时代金融中心大厦就林立在陆家嘴一片现代化高楼之中。然而,翻看这栋大厦玻璃幕墙的过往经历,却让不少在大厦工作的人员感到有些担忧。
 
2011年5月18日,时代金融中心外墙46楼玻璃坠落,楼下停车场50多辆车遭此“天降横祸”,7月18日,该大厦43楼再次发生玻璃破碎坠落的意外事故,2012年大厦38楼玻璃发生自爆,并未发生坠落。幸运的是,这几次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因为频出事故,在这栋大厦上班的人士,比起一般人,对于玻璃幕墙有更高的警惕性。但是,即便警惕性上去了,对于应该如何鉴别玻璃幕墙的状态,如何能够提前“预知”危险,几乎所有人仍就只能回答:无计可施。
 
7月5日,在时代金融中心,记者首先前往的就是46楼,目前这一层的租户是一家金融公司,听到记者的采访理由,不少职员都表示,他们曾经听说过2011年玻璃坠落的事故,在平时工作中也会刻意地对玻璃幕墙有所“警惕”。“我们肯定不会往玻璃上面靠的,也是担心会发生危险嘛。”一名职员告诉记者,大楼的物业有时也会上楼进行巡查,或者从外部进行清洗工作,但是据其观察,次数并不算太多。“我们有时也会想,自己看看玻璃有没有什么隐患,但是到底看些什么内容,我们真的不知道。”
 
接着,记者前往43楼,这里同样也是一家金融公司,对于玻璃幕墙的安全问题,这层同样有不少职员表示出了关心。一些职员告诉记者,他们从资料中了解到的玻璃幕墙隐患都太过专业,根本无法用肉眼辨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对于安全就更加担心了。“我还听说过一个理论是,空调不能开太冷,内外温差大,玻璃也会容易自爆,但中央空调也是物业控制,我们根本没办法把控玻璃的安全。”
 
记者从相关专家处了解到,玻璃幕墙涉及的专业领域颇多,有材料、结构、物理等等,对于专业要求非常高,如果需要发现玻璃幕墙的安全隐患,最可靠的方式还是通过正规的幕墙维保鉴定机构,普通市民很难通过肉眼对玻璃幕墙的隐患做出预判。

困境3

自爆率过多是否符合要求
 
光大安石中心位于大连路惠民路上,2018年年底才刚刚落成开始招商。家住大连路附近的李女士,每天路过这栋新建成的玻璃幕墙建筑都忧心忡忡,担心有一天大厦的玻璃会破裂坠落。
 
6月底,李小姐路过光大安石中心,不经意地抬头一看,发现大厦高层一块边角玻璃不见了,大楼空出了一块灰色的三角形。“这个楼不是新造的吗?这么快玻璃就不见了?我走过时挺担心的。”
 
7月2日,记者来到李小姐所说的光大安石中心,在大厦中部的位置,的确存在李小姐所说的,三角形玻璃“缺口”,灰色的底面上还挂着黑色的线,和其他淡蓝色玻璃形成鲜明对比。记者向大厦保安询问相关事宜,保安却告诉记者并未留意到玻璃“缺失”的状况,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玻璃“缺失”。
 
之后,记者联系到了大厦的物业仲量联行,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楼外部的灰色区域是由于本身的玻璃发生自爆,物业已经在玻璃自爆之后对其进行了更换,因为更换的玻璃和原玻璃颜色存在差异,所以才会造成“玻璃缺失”的视觉误差。
 
大厦投入运营半年时间,就出现玻璃自爆需要更换的情况,是否合理?对此,物业的工作人员解释道,玻璃存在自爆率,这样的现象是符合常理也是符合要求的,物业方面也及时对自爆玻璃进行了更换,解决了安全问题。
 
然而,在调查过程中,记者在大厦物业发现了一份名为“玻璃幕墙巡检表”的材料,上面的记录显示,从2019年3月开始,大厦的玻璃幕墙陆续出现了爆裂,11楼、20楼、27楼都有出现爆裂。
 
这样的自爆率真的是符合要求的吗?大厦物业方面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继续采访。

物业:

谈及玻璃幕墙维保工作讳莫如深
 
玻璃幕墙的安全状况究竟如何?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普通市民没有意识去了解,或者说没有能力去鉴别,在很多人看来,这个“责任和重担”就转移到了物业方面。那么物业公司对于玻璃幕墙的维保又是怎样的一个态度呢?
 
但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不仅仅是光大安石中心的物业拒绝采访,时代金融中心、北美广场、华泰大厦等的物业机构,对此方面内容也都是三缄其口,不愿谈及,物业公司方面提及最多的词语就是“太敏感了”。“我们不敢说自己做得有多好,只能说每个方面都做到了,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也不愿意被报道,就是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了。”
 
而在华泰大厦的物业管理处,记者首先以住户身份报修了玻璃自爆的问题,物业里一名维修人员当即准备陪同记者上门维修自爆玻璃,而据了解,水电方面的维修也是由这名维修人员负责的,大厦并无配备专业的幕墙维修人员。
 
不管是维保记录、维保方式、维保人员、维保公司等等各方面的内容,所有物业公司都选择了都不愿公开相应的资料“自证”有定期维保。物业公司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让大厦的使用者们都非常担心,“为什么物业不愿意给大家公开维保记录呢?听上去就感觉有问题,最好还是能够像电梯一样,把记录都公开出来这样大家才安心。”

专家:

呼吁强制化管理、专业化运作
 
2011年12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77号公布《上海市建筑玻璃幕墙管理办法》(后简称《办法》),在《办法》中,对上海建筑玻璃幕墙的维修、保养、防护、监督、检查等方面都作出了规定。
 
2013年,由上海市住房与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批准的《建筑幕墙安全性能检测评估技术规程》(以下简称《规程》)也正式实施,《规程》中总结了上海市建筑幕墙工程中的设计、施工、检测、验收和运行管理方面的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为建筑幕墙维护修缮技术和整修改造工程等提供了技术依据。
 
在管理层面和技术层面上,相关部门都对玻璃幕墙非常重视,但相关部门是否还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措施呢?未来相关部门又应该向哪些方面进一步地推进这项工作呢?
 
对于玻璃幕墙现行存在的种种问题,以及未来的解决思路、解决方向,记者采访了《规程》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上海建科检验有限公司资深幕墙门窗专家、教授级高工徐勤。他告诉记者,对于玻璃幕墙的问题,设计、施工、维保、维修各个方面都不可放松,他呼吁对玻璃幕墙涉及的各个环节都要进行强制化管理,专业化运作。
 
对于既有幕墙,徐勤首先谈到的是定期检查维保的必要性。《规程》中指出,玻璃幕墙工程竣工验收1年后,每5年进行一次安全性检查,对采用结构粘结装配的玻璃幕墙工程使用10年后,每3年进行一次安全性检查。徐勤拿出了上海第一栋玻璃幕墙建筑——联谊大厦作为例子,他将联谊大厦比作是一个老年人,大厦有很好的科学的习惯,经常会去看病做“检查”,持续关注自身老化的过程,所以它不会生大病。为了城市和大家的安全,需要更多既有建筑幕墙养成这种定期“体检”的好习惯。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