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推荐
控股股东多次注入资产 洛阳玻璃新能源板块收入占比超八成
2019-09-23 09:52作者:尹蓉、卢志坤 来源:中国经营报 1593
数次获得控股股东置入资产的洛阳玻璃股份有限公司(600876.SH,以下简称“洛阳玻璃”),其新能源玻璃板块业务收入如今已占比八成以上,营收也实现了增长,但该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已连续亏损8年。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洛阳玻璃近几年新建及技改的在建工程项目总投资额高达数十亿元,但其部分会计处理令人疑惑。
 
以其总投资额5.08亿元的信息显示超薄基板生产线冷修技改项目为例,今年4月份该项目已点火投产,但截至半年报披露,其在建工程3.35亿元账面余额转入固定资产的金额为零。

转型新能源玻璃
 
控股股东中国洛阳浮法玻璃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洛玻集团”)参与的两次重大资产重组,逐步将新能源玻璃相关业务板块注入洛阳玻璃,并将原来的浮法玻璃等业务剥离置出。但是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后,重组标的业绩承诺均未达到预期,参与重组各方也对上市公司进行相应的业绩补偿。
 
洛阳玻璃在2015年以前主营业务为浮法玻璃、信息显示玻璃,在2017年与洛玻集团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及资产置换后,逐步发展为信息显示玻璃和新能源玻璃两大主营产品,今年上半年,新能源玻璃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81.47%。
 
2018年,洛阳玻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洛玻集团、合肥高新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安徽华光光电材料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凯盛科技集团公司、宜兴环保科技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协鑫集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中建材(合肥)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新能源”)100%股权、中国建材桐城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桐城新能源”)100%股权、中建材(宜兴)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兴新能源”)70.99%股权。交易作价分别为3.08亿元、2.21亿元和2.45亿元。
 
根据2018年审计报告,上述三家公司均未完成承诺业绩,合肥新能源、桐城新能源、宜兴新能源差额分别为5083万元、1939.49万元、2170.12万元。此前交易方承诺的是,2018年经审计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合肥新能源不低于6167.88万元、桐城新能源不低于2636.71万元、宜兴新能源不低于3337.03万元。
 
根据交易双方签订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利润承诺补偿协议》及补充协议,经计算,参与各方应向洛阳玻璃补偿股份总数为740.09万股,洛阳玻璃将以3元/股的价格回购该部分股份并予以注销。
 
洛阳玻璃对业绩承诺未完成的原因解释为,目标公司主营业务为光伏玻璃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最终用户为光伏电站,受“5·31新政”的影响,2018年光伏行业的政策环境较盈利预测时发生了较大变化,导致目标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不及预期。
 
更早的一次重大资产重组发生在2015年,洛阳玻璃与洛玻集团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及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洛阳玻璃置入的资产为蚌埠中建材信息显示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蚌埠公司”),作价为6.75亿元,置出资产为洛阳玻璃持有的多家公司股权及债权,对价为4.94亿元。
 
洛玻集团作出的业绩补偿承诺是,置入资产2015年、2016年、2017年每年实现的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数3084.47万元、5895.44万元、6968万元。
 
但本次资产重组仅在重组当年置入资产完成业绩承诺,2016年和2017年业绩未达标。洛玻集团向洛阳玻璃支付2016年度业绩补偿款2378万元,2017年度业绩补偿款1530万元。

加强与股东联动
 
尽管有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数次定向“输血”,但洛阳玻璃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并未改观。
 
截至2019年6月30日,洛阳玻璃实现营业收入8.59亿元,同比增加22.36%;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3万元,同比减少28.88%;扣非净利润为-136万元。
 
洛阳玻璃方面对此解释称,去年“5·31新政”后,产品价格大幅下滑,今年上半年价格逐步回暖,但是还没有达到“5·31新政”之前的价格水平,毛利率相比之前也较低。
 
值得关注的是,洛阳玻璃已经连续8年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从2011年开始至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6776万元、-6280万元、-1.269亿元、-1.536亿元、-2.159亿元、-7691万元、-4360万元、-2175万元。8年累计亏损约7.69亿元。
 
数据显示,洛阳玻璃已经连续数年出现流动负债高于流动资产的情况。洛阳玻璃方面对记者表示,公司近几年投资的项目比较多,投资大负债就比较大,流动资金短期可能会紧张一点儿,但是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该公司称,一方面,目前公司银行授信额度相对充足,且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会有很多财务资助,比如银行贷款担保、资金代付等。
 
另一方面,光伏市场对大客户有一定的授信期和授信额度,应收账款虽然高一点儿,但公司也在积极清收应收账、减少库存、回流资金,市场回暖后现金流也会有所改善。
 
翻阅洛阳玻璃历年年报发现,洛阳玻璃自上市以来已数次“披星戴帽”,公司简称曾变更为ST洛玻、两次变更为?猄T洛玻。在大股东洛玻集团助力洛阳玻璃逐步转型后,股东在2019年直接以资金扶持方式向洛阳玻璃“输血”,以缓解资金方面的压力。
 
2019年年初,洛阳玻璃实际控制人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凯盛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盛集团”)与洛阳玻璃签署了《金融服务框架协议》,该框架协议约定凯盛集团在2019年度为洛阳玻璃提供融资担保、资金代付等金融服务,其中提供融资担保本金额度累计不超过33.29亿元、提供资金代付本金额度累计不超过19.29亿元。

新建项目陆续投产
 
背靠洛玻集团及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在公司转型期的行业资源、资金等方面的扶持,近几年来,洛阳玻璃对原有生产线实行技改及新开建新能源玻璃建设项目,总投资额达数十亿元。
 
记者查阅洛阳玻璃历年年报注意到,在洛阳玻璃投资较大的在建项目中,计划一期投资8亿元的400T超白光热材料项目开工一年多后,因产能置换未完成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督察整改;投资额5.08亿元的信息显示超薄基板生产线冷修技改项目,部分已在今年4月份宣布竣工投产,但在2019年半年报中,其在建工程金额转入固定资产的金额为零。
 
400T超白光热材料项目位于河南省濮阳县产业集聚区,投资主体为洛阳玻璃全资子公司中建材(濮阳)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濮阳光电”),按照原计划,项目于2017年4月份开工,动工后12个月内建成并投产,投产后年均销售收入6亿元,年均利润总额1.1亿元。
 
记者通过公开信息查询到,上述项目于2017年5月举行了开工仪式。然而据洛阳玻璃公告,400T超白光热材料项目截至2017年末工程项目尚未有实质性进展。
 
而对于产能未置换,整改措施是用洛玻集团拟利用在三门峡市渑池县的产能300吨/天和产能400吨/天的两条浮法玻璃生产线进行产能置换。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若产能置换发生在同一个企业集团内部,置换手续较为简便。若不是同一个企业集团之间进行产能置换,则需要相关部门进行审批。
 
就上述产能置换是否完成、项目建设延迟原因等问题,洛阳玻璃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项目的立项、环评等各项手续都有,审批立项既有央企国资对投资项目的监管,还有政府部门的监管,在当地也是重点建设项目,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建设延迟主要是受环保方面影响。不过对于环保督察组指出产能置换未完成一事,该负责人称当地项目公司的人比较了解情况,其并不知情。
 
根据最新公告,濮阳光材超白光热材料项目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和工程进度都是34.32%。项目厂房及附属设施的基础施工目前已基本完工,关键设备安装已完成70%,有望于年内实现点火试生产。
 
总投资额5.08亿元的信息显示超薄基板生产线冷修技改项目,投资主体是全资子公司洛玻集团洛阳龙海电子玻璃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上半年期末该项目在建工程账面余额为3.35亿元,工程进度及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为65.85%。
 
信息显示超薄基板生产线冷修技改项目主体工程全部完工,已于2019年4月28日顺利点火投产。
 
洛阳玻璃方面表示,上述技改项目还有些配套设施没有完全完工,截至今年上半年,在建工程期内转入固定资产金额为零。
 
洛阳玻璃年报中关于在建工程结转为固定资产的标准描述为:“在工程完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时,结转固定资产。”预定可使用状态的判断标准,应符合下列情况之一:固定资产的实体建造(包括安装)工作已经全部完成或实质上已经全部完成;已经试生产或试运行,并且其结果表明资产能够正常运行或能够稳定地生产出合格产品,或者试运行结果表明其能够正常运转或营业;该项建造的固定资产上的支出金额很少或者几乎不再发生;所购建的固定资产已经达到设计或合同要求,或与设计或合同要求基本相符。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