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推荐
三峡新材实控人股份被轮候冻结或成公司新危机
2019-10-31 09:25作者: 来源:支点财经 1296
10月23日,湖北三峡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新材”,股票代码600293)发布公告,实控人许锡忠直接持有的全部股份被轮候冻结,其通过海南宗宣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宗宣达”)持有的股份亦被司法冻结。
 
今年以来,这已是公司实控人股份第二次被冻结,原因是其为海南宗宣达、他人提供担保的借款未归还。
 
三峡新材总部位于宜昌,2000年9月在上交所上市,是湖北省玻璃行业唯一上市公司。2016年,三峡新材以21.7亿元收购深圳市恒波商业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恒波”)100%的股权后,公司从传统的建材行业,跨界移动互联网终端市场,形成双主业发展模式。
 
眼下,玻璃价格逼近十年高点,5G终端迎来机遇期。公司的双主业都有利好消息,三峡新材的实控人依然面临窘境,毕竟他被冻结的资产超过9亿元。

老牌玻璃国企
 
10月25日,三峡新材收盘价为3.44元。今年以来,三峡新材的股价已下跌近13%。同期,上证指数上涨18.30%,玻璃陶瓷行业指数上涨33.98%,通讯行业指数上涨26.38%。
 
浮法玻璃的研制、生产是三峡新材的主营业务之一。作为湖北宜昌的第五家上市公司,三峡新材肇始于湖北当阳玻璃厂。
 
为探求其发展历程,支点财经找到了一篇发表于1994年的报道。在《当阳玻璃厂由“亏损大户”到“盈利大户”的启示》中提到,始建于1986年的当阳市玻璃厂,曾是长江三峡地区唯一的国有中型玻璃生产企业,但是由于设计不合理、管理不善、品种单一,公司年年亏损,到1992年上半年累计亏损达1500多万元,濒临破产倒闭的边缘。
 
转机发生在1992年下半年,国家放宽平板玻璃产品的销售价格限制。安居工程、汽车业勃兴,给玻璃企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机遇。
 
趁着这股东风,当阳玻璃厂通过裁冗员、抓管理、搞技改等举措,一举扭亏为盈。1993年,一直严重亏损的当阳玻璃厂走出困境,实现利税3200多万元,职工人均收入达到4061元,而当年的全国职工平均工资为3236元。
 
也是在1993年,当阳玻璃厂联合湖北应城石膏矿、当阳电力联营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湖北三峡玻璃股份有限公司(现三峡新材),大股东为当阳国资委,当阳玻璃厂作为主发起人,代持国家股并行使企业经营管理权。1997年8月,当阳玻璃厂正式改制为宜昌当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当玻集团”),仍由其对三峡新材行使经营管理权。
 
2000年9月,三峡新材以湖北最大平板玻璃及玻璃深加工生产企业身份登陆上交所,仍为国有控股。在股东名单中,新增武汉市建材工业总公司、湖北荆玻(集团)玻璃总厂、国家建材局蚌埠玻璃工业设计研究院、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第二二建设公司。
 
此时,公司的生产能力超过600万重量箱(玻璃计量单位),浮法玻璃在全国的市场占有率2.16%。
 
2000年,三峡新材的净利润达4341万元。此后,三峡新材的产能继续提高,市占率也超过4%,但利润不增反降。2000年,盈利不足500万元。
 
与此同时,整个玻璃行业都在经历着产能过剩带来的“红海战争”,战斗在2008年达到顶峰。
 
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平板玻璃的总产量5.74亿重箱,约占世界玻璃总产量的50%。工信部在当年印发相关意见,要求各地抑制平板玻璃过剩产能和重复建设。在2008年12月甚至出现成本价格“倒挂”,玻璃行业上市公司整体业绩严重下滑。这一年,三峡新材的亏损达到7333.91万元。
 
2009年,在房地产和汽车工业双轮拉动下,浮法玻璃市场触底反弹。三峡新材连续两年盈利,分别达到2175.79万元、4837.96万元。

跨界通讯行业
 
如果梳理一些上市公司谋求双主业的过程,不难发现其大多经历过单一业务带来的风险,想通过开辟新赛道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三峡新材也是如此。从传统的玻璃行业,到涉足通讯业,离不开一个关键人物——许锡忠。
 
在三峡新材2011年年报中,许锡忠正式以实控人身份出现。不过,支点财经梳理年报发现,这次“易主”在2000年就已埋下“伏笔”。
 
2000年12月28日,公司发布公告,海南宗宣达受让原第二大股东湖北应城石膏矿所持的股份,持股比例为9.47%。
 
企查查显示,海南宗宣达1997年在海口成立,是一家房地产企业,法人代表为许锡忠。
 
在2012年年报中,对于许锡忠成为公司实控人的过程,有着详细描述。简而言之,2011年11月,广东融亨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许锡忠,控股海南宗宣达后,又控股当阳市国中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中安”)。许锡忠通过上述两家公司共持有三峡新材23.03%股份,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
 
然而,在许锡忠掌舵三峡新材后,公司多次“爆雷”。
 
2013年10月,证监会对三峡新材立案调查。2014年8月,上交所公告称,三峡新材存在严重财务舞弊行为,在2011年、2012年成本核算中,通过少计成本虚增利润接近1亿元。
 
此外,三峡新材大手笔收购的恒波股份也不省心。
 
成立于2003年的恒波股份,是一家手机渠道商,主营业务为通信产品、数码产品的销售。在被三峡新材收至麾下前,其对外公布拥有数百家门店,曾与腾讯、联想等巨头深入合作,线上及线下累计会员超过1000万,2014年销售额为31.68亿元,是全国排名前几位的专业零售商之一。
 
三峡新材对恒波股份寄予厚望,以21.7亿元进行溢价收购,而恒波股份也承诺2016年—2018年的税后净利润分别达到2.43亿元、2.97亿元、3.30亿元。
 
但是在第一年,恒波股份就没“及格”。2016年,公司净利润仅为1.80亿元,完成率约为73.96%。
 
2018年,恒波股份净利润为3.04亿元,又一次未完成业绩承诺。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恒波股份还在这一年爆出的销售假手机案,以及由此牵连出的财务造假案。
 
据媒体报道,2018年6月,中邮普泰通信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邮普泰”)、北京中邮普泰移动通信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邮”),购买了恒波股份的手机,但开箱后的产品竟是手机机模或无法开机的无品牌手机。
 
中邮普泰和北京中邮后起诉恒波股份,诉讼金额1.50亿元。拔出萝卜带出泥,此案虽尚在进一步审理中,但在庭审时,恒波股份承认其在2015年被三峡新材收购时,曾有过虚增业绩流水的行为。

实控人担保的股份或易主
 
尽管爆雷不断,但不可否认,手机销售业务确实为三峡新材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双主业加持下,近3年来,三峡新材盈利分别达到1.79亿元、4.03亿元、2.40亿元。2018年年报显示,移动互联网终端及服务行业营收占比为84.79%。
 
进入2019年,玻璃价格一路上扬,已经逼近十年来的高点。即将到来的5G商用,也给以手机终端销售为主营业务的三峡新材营造新的市场预期。
 
然而,实控人的股份被多次轮候冻结,可能成为公司新的危机。
 
据公告,许锡忠个人持有三峡新材2.07亿无限售流通股。5月20日,上述股份被冻结、轮候冻结,原因是“许锡忠为他人在赣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贷款提供保证担保”,贷款本金7500万元,其中到期金额为1300万元。
 
10月22日,深圳罗湖区人民法院对许锡忠所持的2.07亿股进行司法轮候冻结,原因是“许锡忠在2017年1月18日为海南宗宣达借款3.32亿元事宜提供担保”。与此同时,许锡忠持股99%的海南宗宣达的6367.425万股亦被冻结。
 
按10月25日股价计算,许锡忠上述被冻结的资产超过9亿元。
 
实控人全部股份被冻结,是否会让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对公司经营又有何影响?
 
三峡新材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与许锡忠在资产、业务、人员、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性,其所持股份被轮侯冻结事项不会影响本公司的生产经营。
 
湖北法辉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黄强告诉支点财经,从目前来看,许锡忠以股权为他人、海南宗宣达进行担保。如果法院判决后,其仍无力偿还的话,法院将可能依法对上述股权进行拍卖,如流拍两次以上,就可能作价抵偿给债权方,也因此可能导致实控人变更。
 
不久前,*ST盈方原控股股东持有的股份冻结后被司法拍卖,由舜元投资竞得,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
 
由此看来,三峡新材的实控人是否会变化,还要看许锡忠是否能度过眼下的“钱荒”。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