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推荐
挑战万亿新赛道:李河君的最大竞争对手可能是它
2019-11-23 09:26作者: 来源:角马能源 1126
“续航焦虑”被视为电动车产业发展之路上最难攻克的关隘之一。“光伏车顶”提供了一条解决问题的新路径。
 
数日前,常州亚玛顿股份有限公司(002623.SZ,下称”亚玛顿”)在这个新兴领域取得突破。这家光伏玻璃企业收到DEKRA德凯联合新加坡太阳能研究所(下称”SERIS”)对其车载应用光伏曲面组件STC功率的测试认证。
 
该认证为业内首份曲面光伏产品STC功率测试报告。这份报告显示,亚玛顿车载应用光伏组件是利用独有的双曲面弯曲技术,将超薄钢化玻璃与高效晶硅电池结合制造而成。
 
“光伏车顶”问世背后,亚玛顿正在加速多元化转型。在其传统的光伏玻璃赛道上,信义光能(00968.HK)和福莱特(601865.SH)两巨头早已将全球一半以上的市场据为己有。
 
双寡头格局下,亚玛顿掌舵者林氏兄弟不得不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他们将触角延伸至下游组件领域,并展开光伏玻璃和双玻组件组成的“双主营业务”经营模式。
 
但光伏行业凛冬已至,亚玛顿也未能幸免。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营收达8.2亿元,同比下降37.2%。归母净利润为173.3万元,同比下降97.3%。
 
在光伏全产业链中,越来越多企业面临与亚玛顿相似的困境。在寻求生存之道的过程中,它们该如何突围?

万亿新赛道
 
亚马顿董事长林金锡选择的是一条炙手可热的新赛道。
 
几天前,张家口举办的“第二届长城•国际可再生能源论坛”上,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表示,光伏未来将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
 
今年6月,荷兰Lightyear公司发布全球第一辆以太阳能作为主要动力的汽车。据不完全统计,按照2018年新能源汽车全球销量和当前光伏组件造价计算,这个新领域每年将产生万亿元以上的商业价值。
 
“光伏+汽车”如今已成为各大光伏企业兵争之地。亚玛顿也是众多玩家中的一名。
 
不久前,亚玛顿收到由DEKRA德凯联合SERIS颁发的业内首份曲面光伏产品STC功率测试报告。该测试采用SERIS为3D曲面组件产品开发的功率标定修正方法,以IEC 60904-1的光伏组件IV测试标准为基础,引入新的曲率失配校准算法。
 
早在去年1月,林金锡就带领他的公司步入这条新赛道。他企图将小于等于2mm的超薄钢化玻璃技术应用于新能源汽车领域,解决新能源汽车轻量化需求。
 
不过,亚玛顿并非车载光伏产品赛道的最早入局者。十年前,光伏巨头英利曾率先成功研发出世界首块车顶用太阳能电池光伏组件,作为代替或补充汽车用电设备动力能源使用,降低发动机发电产生的油耗。
 
另一家早期布局新能源汽车的光伏企业是汉能。两年前,汉能董事局主席李河君通过与福耀玻璃合作进入赛道,并计划将在2到3年内实现量产。
 
这位中国前首富还曾企图用薄膜太阳能芯片打造未来电动汽车的动力核心。不过,由于内部人事调整,汉能的“芯”造车梦一度停滞不前。
 
如今,李河君重振旗鼓,将目光锁定车企。其先后与奥迪、一汽、北汽就光伏车顶展开相关合作。即将面世的奥迪Q6纯电动汽车、一汽旗下全系型未来都将采用汉能薄膜太阳能车顶技术。
 
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引燃车载光伏市场。被誉为纯电动汽车“续命小棉袄”的光伏车顶还吸引了日托光伏、上迈新能源等众多玩家入场。
 
不过,光伏车顶的局限性限制着光伏企业们日益膨胀的野心。
 
尽管实验室数据显示,5平米光伏车顶预计在8小时的充足光照下可转化为50km-70km的续航里程。
 
但实际阳光照射所转换的能量远达不到理论值,投入成本与收益不成正比,大规模商业化之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此外,光伏车顶还需要攻克损耗维护成本高、抗压强度弱易导致安全隐患等难题。
 
不过,对于困境中的光伏企业而言,这个正处在上升期的新赛道无疑为他们驱除阴霾提供了一个选择。

危机四伏
 
但面对大幅下滑的财务数据和困难重重的光伏市场,林金锡选择的这条新赛道走的并不轻松。
 
乏力的经营数据与一年前的“531”新政密不可分。彼时,新政为激进发展的光伏市场踩下急刹车,其杀伤力使得中国整个光伏行业骤然步入“冰河期”。
 
这项“光伏断奶”政策导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量大幅下降。去年,中国新增装机约为43GW,同比下降18%。亚玛顿的玻璃产品销量也随之骤减。
 
亚玛顿是国内最早一批实现光伏玻璃减反膜技术产业化生产的企业之一,也是光伏玻璃国产化替代过程中的重要参与者。
 
十余年前,光伏玻璃行业曾被法国圣戈班、英国皮尔金顿(后被日本板硝子收购)、日本旭硝子、日本板硝子四巨头垄断。市场价格因此居高不下,每平米最高可达80元以上。
 
但随着中国光伏市场迅速崛起,亚玛顿与福莱特等中国本土企业一起,通过自主研发打破外资技术垄断。
 
如今,中国光伏玻璃行业早已摆脱进口依赖。不仅如此,这些中国公司还占据国际市场一半以上市场份额。
 
不过,林金锡选择的是一条与福莱特、信义光能不同的道路。他专注于光伏玻璃后道工序,主要是在超白玻璃上镀制具有减反射效果的减反膜。
 
与普通应用在晶硅电池上的超白玻璃相比,其产品可以增加透光率,增强发电效益。
 
十余年来,亚玛顿一直坚守研发。截至去年,该公司共拥有84项专利,其中包括发明专利26项、实用新型专利54项、外观设计专利4项。
 
但林金锡并不满足于技术突破。为推广与消化其生产的双玻组件,数年前,他不惜兵行险棋,募资加码下游电站。
 
然而,由于补贴拖欠,这个被寄予厚望的新增长点,反而加大其资金压力。自去年起,亚玛顿开始逐步剥离电站业务。
 
除了补贴依赖,这位深耕行业十余年的光伏老兵还曾深受上下游依赖之苦。“亚玛顿上市时表示,上靠信义下靠尚德。”信义光能内部人员对角马能源说。
 
2011年以前,亚玛顿的前五大客户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90%。但接踵而至的美欧“双反”中,大客户尚德轰然倒下,亚玛顿也因此受到牵连。
 
经历这次惨痛教训,林金锡开始致力于降低大客户依赖。截至去年,其前五大客户占总营收比重已降至42.8%。
 
对上游的过度依赖也严重制约着亚玛顿的发展。上游供应商信义光能曾一度为亚玛顿提供了一半以上的原料超白玻璃。
 
时至今日,亚玛顿仍然尚无玻璃原片产能,其原料均依靠上游供应商,毛利率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更令林金锡头疼的是,近年来,上游玻璃企业纷纷拉长战线,形成完整产业链,不断挤压着亚玛顿的生存空间。
 
林金锡不得不开启绝地反击。为保证充足稳定的原片供应,亚玛顿在安徽凤阳投资建设了三座650吨/日熔量的原片生产基地。该公司曾对外宣称,基地预计将于今年第四季投产。
 
困境往往考验着一名企业家的意志力与战略眼光。尽管危机重重,林金锡依然决定在光伏版图中开疆拓土吹响新的号角。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