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推荐
前CEO解密:福耀玻璃为何能在美国成功?
2019-12-25 10:44作者: 来源:南风窗 1198
前CEO解密:福耀玻璃为何能在美国成功?

“很多人让我做CEO,近来还有一个企业来动员,我都说我想活,别让我做CEO,太累了,因为责任心。做企业家就是要很累,既然承诺了就得做到,就得承受。”说这番话的人叫刘小稚,坐标是上海市大学路,时间是2019年10月的一天。
 
从德尔福汽车上海公司CEO,到通用汽车台湾公司CEO,再到Neotek(中国)CEO,福耀玻璃CEO,刘小稚当了许多年职业经理人。
 
10年前,刘小稚不想继续下去了,而是想给自己的理想做点事情。53岁的她在复旦大学旁边的大学路创立了亚仕龙汽车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她为自己设定的新坐标是,摆脱“高级打工者”的身份制约,当起汽车生态圈的“超级链接人”:营造一个生态圈,90%的技术成果是共享型的,剩下的10%再自主创造做出个性化产品,发挥协同效应。
 
问题是,如何链接,如何产生协同效应呢?刘小稚的最新动作是,与领教工坊合作,搭建“精密制造私董会”小组,邀请约15位精密制造圈的企业家集结进来,共学共进,让企业家们自己找到“协同效应”的办法,她担任“领教”角色,甘当“催化剂”。

雷士照明的警示
 
2019年10月27日,在领教工坊第8届企业家私人董事会年会上,有一场主题为“智能制造:汽车产业的卓越实践”分论坛,刘小稚面对近百位汽车生态圈的企业家们演讲。
 
她用一页PPT讲“雷士照明的辉煌与没落”。2019年8月11日,美国投资企业KKR(全球知名的私募股权基金)用不到8亿美元收购了这家中国最大的照明企业。雷士照明,曾被飞利浦视为头号竞争对手,市值曾超过250亿元。创始人吴长江被逐出公司,锒铛入狱,至今官司未了。
 
“我才是雷士最有价值的资产。”这是吴长江的话。对此,刘小稚也有一句话:“企业家不信任现代企业制度,偏要人治是不行的。”在刘小稚看来,雷士照明是非常典型的民营企业失败案例,它身上充满了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通病,它的失败对民营企业家有很大的警醒意义。
 
那天的演讲,刘小稚还亮了一页PPT,揭示打造百年企业和全球品牌的基本功,其中排在最上面的一项是“企业家领导力”,然后才是“愿景和战略、组织结构、产品与技能、资本市场、人才技能和全球化发展”。如果把打造百年企业和全球品牌比喻成打世界杯,那么吴长江的大败局就非常生动地诠释了,“企业家领导力”是中国民营企业家“打世界杯”的“第1关键”。
 
刘小稚目前依然身兼百威啤酒全球独立董事、奥托立夫全球独立董事等身份:“我在这些董事会中所接触到的很多世界级的优秀企业家们,他们都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努力,那么的想把每件事情做到极致。而且非常平易近人,追求卓越,不断地寻求下一个挑战在哪里。”
 
譬如特斯拉汽车创始人马斯克,在刘小稚眼中,他就是一个伟大而低调的人物,“自己还在路边买菜”。反观一些中国民营企业家,出个门前呼后拥的,排场很大。企业家最令人尊敬的特质应该是你的理想、你的激情、你的勇气和你的诚信,综合起来变成一种企业家精神。
 
很多民营企业家很想去找世界一流的创业辅导者,但欧美的创业辅导者不一定能解决中国企业家的问题。像刘小稚这种既是中国人,同时又具备全球顶级企业成功管理经验的商业领袖,确实责无旁贷。中国需要他们落手落脚陪伴民营企业家,与世界对表,才敢说走向全球市场“打世界杯”,否则前面已经是万丈深渊,企业家自己却未必看得见。
 
“领教工坊的初衷是希望帮助中国的民营企业成长起来,走向世界,这和我最开始创业的初衷是一致的,所以我也就愿意来了。”刘小稚这样解释她来领教工坊当领教(领导力教练)的理由。刘小稚希望陪伴这群无法从教科书上找到答案的民营企业家,在肝胆相照的私人董事会中相互磨砺,提升他们的企业家领导力和职业化管理能力。
 
有个小插曲,10年前创办亚仕龙时,刘小稚起的英文名是China out,后来发现中国人最怕Out,只好改成China global。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就是让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的经济体量非常大,但在全球GDP的比重只占17%,如果你只在中国做生意,那就失去了另外83%的市场。企业走出国门,走向全球化,这是全球化给企业带来的机遇。
 
当然,我们希望中国民营企业家“打世界杯”的时候,不要再出现吴长江式悲剧。

全球化的野心
 
2019年,有一部名为《美国工厂》的纪录片在美国很火,影片讲述的是发生在福耀玻璃俄亥俄州工厂的“文化冲突”。福耀玻璃是继华为之后,又一家让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全球化企业。
 
刘小稚在2005年11月至2006年9月间,曾担任福耀玻璃CEO,离职后仍担任福耀玻璃的独立董事至今。
 
福耀玻璃目前在国内市场份额是70%,在国外市场份额是15%,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隐形冠军企业。
 
刘小稚归纳了几个成功原因:一、福耀玻璃虽然上市了,依然是一家曹德旺家族完全控股的企业,包括上市公司在内,曹德旺本人都拥有决定权,不会上演控制权旁落的戏码。二、不屈不挠的努力和聚焦,所以降本增效。福耀玻璃只做玻璃,后来只做汽车主机厂的玻璃,跟着主机厂同步开发。三、国际化野心,2004年与通用汽车合作后,全球化设厂,在俄罗斯和美国建厂,最重要一步是2019年完成了收购德国SAM(汽车饰件企业)。
 
拿下通用汽车业务,是福耀玻璃全球化的一次“伟大胜利”,一年几百万辆的汽车玻璃订单,只有几十万量在中国生产,几百万辆都在美国生产,直接催生福耀玻璃赴美设厂,水到渠成。“如果通用汽车不接受你,没有业务,你出去建厂也没有用。”刘小稚笑言。
 
刘小稚在通用汽车当过好多“官”,通用汽车大中华地区首席技术官和首席工程师、通用汽车北美公司车辆电子控制和软件集成总监、别克林荫大道和卡迪拉克概念汽车总监、通用汽车台湾公司CEO。曹德旺当年起用刘小稚,包括继续把刘小稚留在董事会,也算是深谋远虑。
 
在全球市场上,像福耀玻璃这样的中国企业还是少的。大家来看一对汽车产业的真实数据: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全球造1357万辆车,中国人自己买1204万辆。
 
数据背后有两个事实:第1,与韩系、日系、德系、美系汽车相比,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只有一小部分出口,而且出口国家主要在非洲国家;第二,尽管中国有钱人还是喜欢买国外品牌汽车,但中国人自己还是买走绝大多数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中国人不必妄自菲薄。
 
刘小稚鼓励中国汽车产业大胆迈向全球化:“汽车厂的全球化进程从来没有停止过,中国汽车品牌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全球化,好消息是,中国企业具有非常大的生长空间。”
 
而放眼100多年整个世界范围的竞争来看,目前中国汽车市场的回落是很多国际汽车企业已经经历过的过程。在刘小稚看来,经济低迷是汽车工业每一个参与者都要学会去经历的。这个“学会”是指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优化组织,培训团队,精兵简政。这时候还可以赶快看准那些该开发的技术,为下一个增长做好准备。
 
在国内多达20多万家汽车零部件企业中,要想屹立于前50强,“全球化”是关键。尤其是排在前几位的头部企业,要跟全球汽车零部件头部企业(基本上已是全球隐形冠军企业)竞争,策略依然是继续巩固中国市场的高份额,同时在全球展开收并购行动。
 
中国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应感谢母国的市场,只要在中国市场份额占大了,你也就长大了。通过做大中国市场,获取雄厚资本后,再透过全球设厂、全球并购等路径,变成一家全球化企业。
 
“如果中国人不买你的,你也甭想出去,你得先让中国人承认你,国外的人才能承认你。”刘小稚说,福耀玻璃就是这么做,也是这么崛起的。

陪企业家“打世界杯”
 
怎么做才能让中国多一些福耀玻璃,少一些雷士照明呢?
 
一家企业要变成百年老店,没有好的治理结构是做不到的。中国很多民营企业,创始人做得很好,但他走了以后企业就分崩离析。
 
“问题出在老板身上。”刘小稚直言,企业创始人信任职业经理人,以及安排职业接班人尤为关键。
 
纵观刘小稚的职业生涯,她基本上是一名“职业经理人”,在职业化的欧美一流跨国企业里如鱼得水。
 
就拿她工作过多年的通用汽车来说,那里是一个充满人才和竞争极强的大熔炉。刘小稚自认比较幸运,能够有机会做总工和首席科技官。但是,任何一个要成功的人,道路都是不平坦的。
 
作为一个东方女性,去美国带领一个团队,美方同事们开始会不理解:你怎么可以坐这个位置呢?而并不关注你所做的事情。她也曾遇到过被有些同事多次逐出门外。“但你要用你的智慧和执着,让他们把对你的看法、偏见变成愿意和你一起共同完成工作。”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她在福耀玻璃的时间太短,无法好好地把自己的管理经验在中国民营企业里进行深度施展。所以,10年前她才创办亚仕龙汽车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辅导中国民营企业家为己任:“很多人不理解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简单来说,就是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发展成为‘百年老店’走出去。”
 
“中国能出多少个百年老店企业,能出多少纯粹的、扎实的好产品,中国人愿意买,外国人也愿意买,我们才有条件打造全球品牌。”刘小稚说,别克汽车1950年的时候,在全球卖50万辆,但是50万辆都在美国。60年过去后,别克卖了1000多万辆车,但美国本土一年现在只卖20多万辆,中国一定会发生“新别克故事”。
 
刘小稚做企业管理追求的是一竿子到底的领导风格。她喜欢画一个领导力三角形来说明,最上面是公司领导者,“比方说公司最近有一个指令,要节约10%的成本,那意味着头、头底下的秘书、每一个部门、一直下到扫厕所的阿姨都要执行,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要跟这一指令走,从上到下根据领导者的指示执行到位”。如果你用这个标准去看中国的民营企业,做到这种水平的,非常少。问题出在哪,当然出在企业家的管理能力。刘小稚经常提醒民营企业家一个简单的事实:猫不在的时候,老鼠一般都在桌上跳舞。
 
出生在青海的刘小稚,在青海念到高中毕业,后来做4年多电台电工,再念西安交通大学。1984年她去德国留学,因德国不承认她的大学学历,一句德文也不会说的她在德国从大学本科开始念起,花了近7年时间拿到爱尔兰根技术大学博士学位。后来的她精通德语和英语,是一位深度接触欧美文化的“改革开放一代”。正因为打开了国门,他们这一代人才有机会出国深造,并进入国际一流企业就职,成长为卓越的企业管理者。
 
刘小稚是怀着一颗赤诚的心来领教工坊做“领教”的:“我成为领教不是要来说我刘小稚多么厉害,而是希望能和企业家们一起,让他们的企业变成杰出的企业,能够成为‘百年老店’,能够成为全球品牌。”毫无疑问,刘小稚的全球人脉,当然能为中国民营企业构建全球合作网络铺路,能为中国民营企业家提升全球视野。
 
很多民营企业家辛辛苦苦创业多年,经历了很多坎坷,所以有些戒心非常重,猜疑也很多,确实需要像刘小稚这样的商业领袖来陪伴,帮他们打开心胸,放下疑心,敢于自我革命。
 
“企业家如果不想成长,不想把企业打造为百年老店,不想要竞争性,如果想在一个地方做小企业主,不用承担太多的社会责任,就不需要到‘领教工坊’来。但说句真的,你的企业可能很快也会被竞争者和客户淘汰掉。”刘小稚说,“一个企业家如果没有激情、没有诚信、没有社会责任感,是很难成为一个被这个社会承认的企业家或者创业者。”
 
带中国民营企业家“打世界杯”,刘小稚为自己的陪伴角色定了4字经:无我惜物。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