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推荐
东旭光电爆雷了,京东方的玻璃基板会断货吗?
2019-11-21 09:35作者:李星 来源:手机报在线 1464
东旭光电

东旭集团紧急卖身国资避难
 
2019年11月19日,东旭光电(000413.SZ)发布停牌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东旭集团通知,东旭集团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51.46%的股权,该股权转让事项可能会导致该事项可能导致东旭光电、东旭蓝天控制权发生变更。东旭光电、东旭蓝天自11月19日起停牌,停牌预计不超过5个交易日。
 
据东旭集团官网介绍,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北京,旗下拥有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四百余家全资及控股公司,业务遍及北京、上海、广东、西藏等20余个省、直辖市、自治区。
 
资料显示,东旭集团从装备制造起步,构建了光电显示材料、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石墨烯产业化应用、新能源与生态环保、地产与产业园区等多元产业板块。截至2018年底,集团总资产逾2000亿元,员工逾1.6万人。
 
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东旭集团总资产2071.30亿元,净资产780.07亿元。光是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就有564.32亿元;总债务1291.23亿元,资产负债率62.34%。2019年上半年,东旭集团营业务收入201.96亿元,净利润10.97亿元。
 
如果国资收购东旭集团过半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的话,以净资产作价,也需要约340亿,看来国资不但要大放血救东旭,而且还有一堆高达1291.23亿元的债务烂帐要出面处理。
 
2019年11月18日,上海清算所公告披露,东旭光电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一)“16东旭光电MTN001A”、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二)“16东旭光电MTN001B”到期未兑付。这两只债券规模合计30亿元,其中品种一发行规模为22亿元。
 
今天早上东旭光电针对违约事宜公告表示,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造成应于2019年11月18日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的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一)“16东旭光电MTN001A”和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品种二)“16东旭光电MTN001B”未能如期兑付。公司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并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将尽快支付相关本金和利息,最大程度保证债券持有人的利益。

账上大把钱,口袋里没钱,资本市场恐其变成康得新
 
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东旭光电下拥有183.16亿元货币资金(合并口径,下同),加上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20.56亿元、存货51.84亿元等,其流动资产合计444.89亿元。另一方面,该公司流动负债中的短期借款也高达101.29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84.15亿元,加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2.38亿元等,东旭光电流动负债合计270.46亿元。
 
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东旭光电总资产724.40亿元,总债务381.60亿元,资产负债率52.68%。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务收入125.66亿元,净利润11.86亿元。
 
2016年11月,东旭集团与东旭光电分别出资6亿元和4亿元共同设立东旭财务公司。财务公司在企业集团内部进行资金的集中管理调配和财务管理服务,并可从事集团内企业的存贷款业务。因此,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将闲置资金存入东旭财务公司,而东旭集团内企业可以通过东旭财务公司申请使用上述资金。
 
如果这样的话,东旭集团内部的资金几乎可以在东旭财务公司账上随便腾挪,与此前造假的康得新把账上的钱归集到一个银行账户里进行腾挪方式十分相似,在财务手法上,其实跟金融犯罪领域的洗钱是差不多一回事,只不过东旭集团了康得公司可能是利用统一账户把资金虚拟化后,为挪空公司资金争取足够的时间罢了。
 
此前曾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质疑过东旭光电的财务数据问题,互动平台上有人问到:货币资金约180亿,短期借款约100亿。这好像是之前暴雷公司的标志,可以解释一下有钱还借钱的道理么?东旭光电回应称公司经营需要作出充足资金准备,除受限资金外,还需要安排好安全运营资金、经营流动资金、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资金、投资并购项目资金、偿还有息负债周转资金、风险准备资金等。

东旭光电要是停摆,玻璃基板会缺货吗?
 
东旭集团2011年完成了控股宝石集团、间接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宝石A(如今的东旭光电),从而进入到了玻璃加工行业。
 
而且就在前些日子,在“2019第八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中,东旭光电还得到了“最具成长性新材料产业上市公司奖”。
 
一直以来,东旭光电都以自己是在新材料领域具备高成长性的科技创新型企业。认为自己在显示材料领域拥有强大的科研实力,并宣称先后突破了多项国际技术垄断。2018年,东旭光电子公司因玻璃基板项目和盖板项目分别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不过从规模上来看,东旭光电确实是中国第一、全球第四的液晶玻璃基板生产商。
 
与康得新、汉能这些新材料企业一样,东旭光电也一直在行业中炒作各种概念。如近期的旗下公司旭虹光电研发耐摔盖板玻璃,声称可以用在5G手机折迭屏领域。
 
还有前二年爆炒的石墨烯,东旭光电表示自己是国内最早进入石墨烯产业化应用领域的公司之一,目前已成长为该领域的领军企业。东旭光电声称自己有石墨烯基锂离子电池、石墨烯节能照明、石墨烯热管理和石墨烯防腐涂料四大规模化应用序列产品和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杀手级”高端应用产品,并在多个领域填补了国内外石墨烯应用产业化的空白。
 
在石墨烯上,东旭光电还搭上了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声称双方在共同致力于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产品的研发和商业化应用推广,一下子又搭上了新型半导体概念。
 
然而东旭光电真正的收入,还是低端的面板玻璃基板和CF滤光片业务,而且即便是这两项业务上,东旭光电也没有多少优势。
 
事实上,东旭光电进入玻璃基板业务,还得从苹果手机采用玻璃盖板说起。在苹果让康宁为其加工玻璃盖板基板后,康宁当时策略性的退出了6代面板线以下的玻璃基板生产,转而把产能转为生产玻璃盖板。
 
甚至有一段时间,康宁还希望把面板玻璃基板业务卖给三星,还与三星组建了三星康宁来从事面板玻璃基板业务,但后来三星并没有真正的接手这部分业务。
 
康宁希望退出面板玻璃基板业务的原因很简单,随着显示屏的厚度要求越来越薄,康宁的旧生产线很难适应行业的需要,而建新的产线投资又不低,同时还要面临浮法玻璃的低价竞争,所以康宁宁愿把旧产能全部转为生产玻璃盖板基板,也不想再介入低端的面板基板玻璃领域。
 
而东旭光电与当年的康得新一样,刚好踩上了市场需求的转折点,从而跨入到了面板基板行列,成为国内京东方、深天马的6代以下面板线的玻璃基板主力供应商。
 
不过,在6代以上的玻璃基板量产上,市场供应的主力仍然是康宁和日本厂商,国内东旭光电和蚌埠玻璃设计院均声称可以量产6代以上的面板玻璃基板,但实际有多少被面板厂采用,却很难说。
 
东旭光电此前表示将建20条液晶玻璃基板产线,其中已建好的5代线7条,分布在河北石家庄和河南郑州;6代线拟建设10条,全部分布在安徽芜湖,目前已投产的有6条线;8.5代线规划3条产线,目前已经有一条在福州,6代线和8.5代线都是配合京东方的项目,其全部产线量产后产能将达到5895万平米,其产品国内市占率有望提升至25%~30%。
 
如此看来,假如东旭光电也走上康得新的老路,爆雷到停摆的话,受影响较大的主要是京东方。或许也正是如此,东旭光电才会勿勿卖身国资吧。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暂没相关评论,抢个沙发呗!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