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玻网,我们将会竭尽全力为您服务!

曹德旺对话张朝阳: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够牛了

发布时间:2023-11-14 浏览量:2633 来源:星空下的对话
“以恒河沙为标准,来数一下空中有多少颗星星,我们地球是这个星球上的一员。如果站在星空下,我们连一个蚂蚁的脚都不是,几乎渺小得不能再渺小了。”
 
近日,在《星空下的对话》直播节目中,曹德旺用星星和沙子来类比人类的渺小。
 
“是的,银河系中有一千亿颗恒星,(而)宇宙中还有一千亿个银河系,与恒河沙粒的数量是差不多的。” 张朝阳则用现代物理学呼应了这种说法。
 
《星空下的对话》,是由张朝阳发起的一档与各行业领袖和跨界先锋对谈的直播节目。这一次在福州,张朝阳与曹德旺、尹同跃三位老友同框。
 
曹德旺

尹同跃(左)、曹德旺(中)、张朝阳(右)
 
一位是中国互联网最早一批的创业者,一位是中国制造业出海的代表人物,另一位是早年间投身中国汽车工业的企业家。
 
他们在不同领域各有建树,如今依然奋斗在一线。
 
三人在直播节目中,从国学谈到教育,从人工智能谈到企业管理,从创业的点点滴滴谈到关于责任、成功的思考。
 
品牛人脑洞,听大咖思想,愿本期对话节目能给您带去不一样的启发。(对话内容略有删减)
 
1.教育是事业,不是产业
 
张朝阳:曹董新投的项目,是这个大学对吧?
 
曹德旺:大学的项目,像美国那些名牌的私立大学,像斯坦福、康奈尔、卡耐基、西北工业大学,这些名牌大学都是企业家退休以后办的。
 
张朝阳:这个楼什么时候竣工?
 
曹德旺:现在基本竣工。福耀科技大学招生争取在明年秋季,我们这所大学招生要求很高的,因为想办一所真正体现出中国人水平的大学。
 
因此我们里面是综合性的大学,有理工科的,有经济管理的学院。经济管理学院不是长江商学院,我们会效仿日本和欧洲,开“工业工程、全面质量管理”的课程。
 
张朝阳:您刚才说到这个概念,我也非常认同。比如美国一些优秀的大学都是得到企业家大力支持,像斯坦福、麻省理工学院、哈佛都是私立的,介于完全国立的大学和市场化纯盈利的学校之间。
 
企业家赚了钱,英文叫endowment(捐赠)。作为一个出于慈善的角度捐赠支持的叫私立大学,这个是最有竞争力的,能办最好的大学。
 
曹德旺:欧美的观点认为教育是事业,不是产业。应该鼓励国家跟社会慈善基金进来,而不需要资本参与这个里面。因为资本参与里面,它整个就变味了。
 
张朝阳:教育市场化这个概念我是不同意的,教育不能市场化。通过社会的慈善捐赠,我认为这个是教育的初衷。刚才曹董的话我听出来了,我跟他的观点非常一致。
 
如果说由企业家捐赠和慈善来做教育,那有没有那么多企业家来捐赠呢?
 
曹德旺:我相信会有的。
 
张朝阳:是的,这个就涉及到人性的问题。我们对人的理解,不能只是认为人是功利的。其实,企业家赚钱是一个方面,他的人生成就和意义,更多的光靠赚钱是体会不出来的。一旦赚了比较多的钱,有剩余钱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正常的社会人,几乎是一个刚性的需求去做慈善、做捐赠。
 
(因此)大学的慈善捐赠资金的来源是源源不断的,这个是基于人性的分析,对不对?
 
曹德旺:对,人道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损不足,就是把自己的贪嗔痴慢疑,这些不足的地方去掉;补有余,就是把自己的优点、长处,包括多余的资金贡献给社会。
 
2.学习是一种探索,去获取知识,好奇心
 
张朝阳:以前的我,那时候探索比较表面的东西,比如我去登雪山是一种探索。现在我的探索,是一种每时每刻的探索和学习。
 
我觉得学习是一种探索,去获取知识、好奇心。我们活着的人要善待我们的大脑,我们的大脑是进化了几百万年才进化成智人,(再从)智人进化成现代人。超级大脑应该让它充分地满足好奇心,去了解和学习。
 
比如这次我来,福建的茶道是很值得探索的,应该学一学。曹董的福耀集团做得这么成功,占据了全世界30%、40%的汽车玻璃市场,这些我都很想学习。
 
我的探索意味着学习,包括对物理的探索和研究。每周我搞清楚一个问题,比如上周把拉格朗日力学搞清楚了,就很高兴。我这辈子至少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这件事我是搞明白了。
 
曹德旺:我是从头到尾本着学习进步的一个心态,来解决问题。我奉行的是孔子提倡的先立德后建功。因此,我要建功立业的话,比如从全面质量管理、六西格玛精益管理的操作方式理论、工商管理、工业工程管理,我要研究这些工具怎么用,有哪些工具可借用。
 
福耀现在很成功,我承认,(这)不是偶然的,因为我们系统地接受了这个培训。我们90年就在福耀成立管理学院,对管理层培训这些知识。无论是工商管理,还是全面质量管理,还是工业工程管理,我们(都)系统地培训。而且我们很守规矩,坚持做强、做大、做精、做细主业。
 
我们是最早的上市公司,但是我们不喜欢把股票发给人家。因此,福耀才迎来全世界人民的尊重,我现在很自豪。像这次我办大学,很多国际知名大学的学者、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想加入我们,这就是我们学习的成果。
 
张朝阳:立德再建功,同时不断地学习和进步,就是曹董对探索的理解。说到探索,我们不是从赚钱出发,而是去做事情,最后钱自然会来。
 
曹德旺
 
3.创业就是专注自己的经营范围集中做好一个东西
 
张朝阳:曹董,您觉得福耀能取得这么大成就的一个根本原因是什么?
 
曹德旺:第一,时代造就了英雄,离不开改革开放的政策支持跟社会各界的帮助,这一点不是官话,是真话;第二,作为从业者,中国人讲功德,实际是先有德,后面才有成功。成功需要立德建功,为人要厚道,要有一种感恩的心、感激的心。
 
福耀的企业文化是“敬天爱人、止于至善”。企业家应该坚持做到绝对不犯天条,违反党纪国法的事情你不要碰;第二,绝对不犯众怒。这两点是最重要的,众怒也是天,天条也是天。
 
“爱人”,就是与众生共生共享,山水草木皆有生命,应该得到尊重。那么,你如果能够知道这样,请你处理好跟员工的关系,跟社会的关系,跟政府的关系,跟社会各界的关系。
 
人道是损不足、补有余。删掉许多缺点,把我最灿烂的一面奉献给社会,把我的财产、我的聪明才智奉献给社会。
 
张朝阳:您说过,上市不是目的,而多年专注就做玻璃这件事,把它做大、做强、做精、做专。我们刚才路上也聊,像有些瑞士的企业,比如瑞士军刀一百年就做军刀,或者做一个钟表,一百年就做一个钟表,集中精力想做一个好的东西,赚钱是第二位的,或者说上市是第二位的,只是一个手段。
 
所以真正做一个好的产品,才真正能够回馈社会。从商业上来讲,就是专注自己的经营范围,集中做好一个东西,而不是为了上市圈钱。
 
曹德旺:一辈子能够做一件事情,做得好,就非常牛。你不要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哪里赚钱哪里去,我告诉你,(这样)永远赚不到钱。
 
尹同跃:这就是企业家精神。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企业的本源实际是创利,企业创利的本源就是造福社会、造福人类,把自己的努力和社会连接起来,这也是需要我们人生探索的一条路。
 
张朝阳:今天的关键词是探索。
 
尹同跃:我非常支持这一点,现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成为制造行业人才快速涌入的赛道。我们非常欢迎多元化的技术人才加盟,我认为“理工男”不仅要会造车,还要会讲物理课,还要会懂老百姓的烟火气。
 
张朝阳:其实我们到宇宙来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我们好奇,我们要知道,我们要学习,我们不会的要学、要了解,就像刚才曹总说的,当初他什么都得学,从会计到财务到人事,什么都得学,而且这个学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尽管咱们现在都不老,但以后还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探索。这样的话,不止功利地说,当了人生的赢家,或者为了赚更多的钱,人类本身大脑的存在就应该探索,就应该去to know。
 
尹同跃:我们现在越来越自信,中国制造的强大,以及我们中国用户对中国品牌的喜爱。
 
一方面是我们中国品牌确实成长起来了;另一方面,现在的消费者越来越相信中国制造的品质。中国制造还想走向更大的舞台,在世界站稳脚跟,就必须让自己真正变强。
 
我们今年在J.D.Power排名是第一,自主品牌第一,全品牌排名第七位,比我们销量排名第一更让我们惊喜。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在全球排名,不要看中国自主品牌排名。
 
我们一定要参与全球竞争,我们要在全球的汽车质量排名榜上名列前茅,这是我们的方向。
 
4.一个企业的文化 绝大部分是一把手的文化
 
张朝阳:从企业管理来讲,一个企业的一把手,把大量的时间、你的兴奋点、兴趣、大量的时间花在什么地方,企业在这方面就特别强。
 
对于一个车企来讲,或者玻璃企业,一个制造业的企业来说,如果一把手大老板整天在研究产品,那你这个产品不可能不强。
 
尹同跃:一个企业的文化,绝大部分是一把手的文化。
 
福耀集团的文化就是曹总的文化。他的理念、他的思想,已经渗透到这个企业的每个角落。特别在目前的互联网时代,竞争内卷无比放大的时代,追求极致的品质、极致的成本、极致的品牌效应,这些东西都需要。
 
为什么美国有些企业做得比较好,比如苹果,它就是用技术去极致地颠覆,再带来艺术品一样的造型,让人家拿到手上觉得,这就是我们所有做制造业都要追求的事。
 
张朝阳:美国企业经常有一句话,夜里什么事让你睡不着觉?如果一个企业一把手夜里突然看到自己的产品出现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底下员工“怎么回事”?那这个企业的产品绝对没问题。因为全身心都在关注这个事,半夜都打电话关心这个事。
 
曹德旺:强化管理是可以的。管理是必须有方圆,才能够成为规矩。按规矩办事,管得好的企业是系统化、体系化、标准化的,是这样形成的。
 
经营怎么强化?福耀是怎么做的?董事长管战略。我决定在哪里做什么,怎么做,什么时候做,由谁去做,值不值得做,评估做这个东西,战略性定位……这个活儿谁干?老板干,董事长干,你要去做这个功课。
 
那总经理做什么呢?老板说做什么,他说保证完成任务,去落实怎么做。
 
再一个,中国还有四个字,改革与开放。
 
改革跟开放是两句话、四个字,风马牛不相干。改革是革除旧弊,开放是把门打开,对外开放,引进资本,引进市场,引进技术,引进人才。开放好做,改革难做。改革什么?那就得去研究改革,那是权与利的重新分配。
 
5.成功的必要前提 必须不断勤奋学习
 
尹同跃:像我们这一代企业家,心里都有一个民族复兴梦。年轻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在想,如何才能让中国人拥有自己的汽车,让中国汽车走向世界;现在我们在和时间赛跑,努力做大,更要做强,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在汽车方面更快实现。
 
我们要让全世界看到“风从东方来”这股全新的面貌,让制造的东风从中国刮向世界,我们就是要通过技术创新,将奇瑞真正做到世界级企业,将中国制造、中国创造输出到全球,让全球客户都能享受中国技术创新带来的美好生活。
 
曹德旺:我认为我们的今天,一是改革开放提供了平台,二是国家花了大量的资金培养了我,我不应该轻易停下来说不干了,我只要有一口气都应该干。
 
国家培养人才,你动用了国家的资源,在创业过程无论是资金资源、人力资源,社会资源,你大面积使用才有今天的成功。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很自觉,我赚了钱,大面积捐款,不是就捐给福建人,(还要)捐给全国,西藏、新疆、宁夏、昆明这些地方。
 
张朝阳: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给予。
 
曹德旺:企业家应该记住这个东西,你的成功凝聚着国家的政策,凝聚着国家的各方面资源。
 
尹同跃:机遇很重要,曹总假设不是改革开放时期,再有天大的本事,他也没办法。
 
勤奋很重要。办法总比困难多,困难总是有的,你要想做事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你一定不能躺平,人不能躺平。
 
我反而觉得智商不太重要,世上像Charles这样智商的人毕竟是少数,但是也有很多低智商的人,通过努力、勤奋、学习,最后也取得了成功。
 
张朝阳:我基本上同意。
 
首先要德配位,要做一个好人,比较善良的人,这个比较重要。其次,至于勤奋也好,努力和聪明等等,背后就是要勤奋地学习。勤奋地学习,就是要不断地吸收新的知识。
 
不断学习的话,首先人会变得格局更大,也会变得更聪明,这样的话你就能够看到机会,也就能抓住机会。
 
另外一定要早起。早起一时,轻松一天。早起几个小时来思考你要干什么,以及人生要干什么,就比别人有了优势。
 
勤奋不只是忙。要做事情,同时包括思维的勤奋,在学习时接受新的东西。思维要勤奋,要会问问题,要琢磨,这样才会变得有格局,有胸怀,有见识。
 
做一个好人,充满好奇心、爱学习的人,最后就会有见识,能抓住机会。
 
张朝阳
 
6.AI不可能彻底地替代人类
 
张朝阳:AI终极彻底地替代人类是不可能的,但是它能够提高人类的工作效率,因为它的算法机制和人脑的思维是不同的机制。
 
全人类的经验和知识,说一句话马上就能得到,大大提高效率,你都不用去查,它都告诉你了,告诉你的不是完全新的东西,是全人类积累的知识。内部的逻辑,大大提升人类的工作效率、沟通效率以及思维的效率,它帮助你来激发更多的潜能。包括脑机接口,也许未来真的能够承担人类大脑相当大一部分的工作。
 
曹德旺:大数据和AI是一回事,对吗?应该是两回事,大数据是互联网形成的,数据采集靠摄像头,数据传递靠互联网传递。通过网络网线,一秒钟一千公里出去了。但是大数据要分析比较,首先要有基础的数据,我们没有。所以真正从原始数据做起的话,我们可能到应用的时候,也要花几十年时间。
 
尹同跃: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也需要探索。现在大模型发展得非常快,有时候它的表现也超过了我们很多人原来的想象,它是一个颠覆性的技术。至于是不是能够代替人,代替人的什么功能?还很难说。
 
现在在效率、在成本、在某些板块方面的创新或者组合创新、跨界融合方面,AI有可能会表现得更好。但是人终归是人,人还是在逻辑方面主宰,这个还需要看看后面这部分的情况。
 
7.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长期主义
 
曹德旺:什么叫长期主义?
 
张朝阳:刚才您讲了,这么多年,从83年、85年一直到现在就做玻璃,把它做到极致,这就是长期主义。
 
曹德旺:我刚开始是被迫想离开那个地方,后来我的成功是本着一种感激感恩的心态。这不是讲大话,我的所作所为证明了这一点。很多人帮过我,我也不懂得怎么谢他,我就把它捐了。拿去实施的时候,又怕被人家偷了,我就亲自去监工。
 
我自己嘲笑自己没事找事做。我想退休,又怕没有事情做会很难受,就找了这份工作。
 
尹同跃:我们的长期主义是要做品牌、做质量,希望这个品牌长期屹立不倒。因为一种情况,除了汽车,我不会别的,只能干这个行业;再一个,搞教育是真正的长期主义,为子孙后代创造福祉。
 
张朝阳:对,就得做事情。

注:新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新玻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新玻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新玻网或将追究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新玻网编辑或补充。

全部评论